Annie

就想简单的说一下鹤丸哪里好了(0401更新)

短片长篇小段子:

纯记录,纯个人解释


想到哪里讲到哪里,想到新的会直接加进来




先从名字说起,鹤丸国永。


简单而又凝重的四个字


注定了总有一天他要成为守护这个国家太平的宝物。


古代很多地方都认为鹤是一种通灵的鸟,鹤本身在日本也是吉祥长寿的象征,还有夫妇相伴一生,对恋情忠一不二的象征。


古代风水总说名字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刀的付丧神搞不好也是如此吧。




再说说外貌


我一开始就觉得他是个浅色调的青年,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长得又高又瘦。大概是因为名字里有一个鹤字吧,他确实有点像化作人形的鸟。而身上那谁穿谁胖的衣服就像蓬松的羽毛一样覆盖住整个身体。从里到外都是白白净净的,怎么看怎么仙。


而且,说实话,能从他穿衣服就看得出这个人肯定出身不一般。当然刀男没有哪个穿的糟蹋,但是鹤丸一看绝对不像是外面混的小青年,从プロファイリング的角度来看,他无论是内番还是在本丸当近侍的时候衣服打理的都是整整齐齐的,白色的衣服其实很容易脏,但相信他除了从战场负伤归还之外,他是不会以脏兮兮的样子去见审神者的。我觉得这是一种素养,一种礼貌,也是一种自负。当然鹤丸洁癖说,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那个兵库锁,从图录上可以看出鹤丸徽章和毛球球的背面是可以拆卸的,感觉其实在战场上这应该是鹤丸自带的辅助道具。




然后关于性格


感觉要分好几个部分……我先想到哪里说哪里好了




表面上


表面上鹤丸当然是一个喜欢新奇事物,充满好奇心和活力的,大家的好哥哥了。就像花丸鹤丸才锻刀出来就东看西瞧一样,身为刀的时候毕竟没有感官,没有办法实际迈开双腿走路也没法闻到花香。人类的感官和大脑会一下子给所有刀剑们带来十分巨大的信息量,眨眨眼就能看见整个世界,多走几步就能到一个新的地方。相信像他这样对新世界充满好奇的刀剑肯定不止他一个,但很明显,他是本丸之中好奇心和行动力都比较强的一个。


我觉得他有很强的适应力,这源自于他的好奇心和新动力,也源自于之后要说的包容力。另外因为他好奇,所以肯定是有求知欲的,如果有需要他闷在原地没事可做的时候,相信他肯定会去找各种各样的书去阅读的。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来到新环境的他在一开始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好奇心,这可能和不安有关。只有等知道了了解了他才能解除这种不安兴奋的状态。估计拥有了人的身体,鹤丸也是有点不安的吧。




大家的好哥哥,或者说是大家的小哥哥。


首先他确实年纪比较大,算是年长的太刀,生于平安见的世面也多。无论是织田还是伊达甚至是皇宫里都到处是熟人。花丸里光忠老是找他一起洗澡谈事情,回想里为了大俱利伽罗和歌仙的事情躲起来又跑出来吓人玩(其实 就是过来看看出了什么事对吧),舞台剧里为了织田组的事情和光忠还有三日月一起策划出红白战还有军议。


这种能明锐察觉出哪里出了问题,还想办法解决,甚至自己动手解决的能力学术上叫做社会适应能力。而且能做到他这样的,说明这个人有一定的观察能力,脑袋也比较好使能想办法来解决,长久以来确实很容易让人想什么事都找他咨询咨询,依靠一下了。


而这种能力其实三日月也是有的,但三日月似乎就没有那么好依靠?当然不排除他的名号和外貌的缘故,但鹤丸确实相对起来要更容易亲近一些。


因为他的好奇心,他的惊吓游戏,他在本丸里面嘻嘻哈哈的样子像是跟谁都聊得来,而且内番也一副不大情愿的,要打个比方的话就类似于同班同学里有个成绩好长得好人缘也好的,但老师说要留下来写作业的话他第一个就直接在班上叫老师我想回家的那种。给人一种亲近感。当然本丸里他是古刀,按照年功序列来算他是长辈,小辈肯定要尊重尊重他的。但他今天又是给糖明天又拉着你翘补习班带你出去浪的话……我特么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哥哥(并没有QAQ)




当近侍时,对审神者的态度(表面)


首先呢,他会给三日月挖洞,也会哇的一声吓审神者。我觉得这不是收敛不收敛的问题,是他关心人的一种方式。具体之后再讲。


其次他会说一下现在这个样子是想在战场染成红色,也会解释一下为什么老是喜欢吓人。他知道别人会看不懂他这点,但他愿意去为审神者解释缘由。然而话是这么说,看起来飘飘然的大哥哥面对任务和战场都是十分认真的。每天都差不多的任务但也要好好完成,单看这句话是不是很像是长谷部会唠叨的?但其实鹤丸也会唠叨。


他还会开玩笑般的调侃一下审神者,哎呀你来了一封信是不是情书呀。感觉就像办公室里的同事一样。


说要去万屋吧,说要送他东西就不要事先告诉他了。(毛……宝宝我是喊你来搬东西的!!)


去战场吧,他说你就当上了这条大船了交给我吧。(然而数值是太刀里最低的。)


总之就感觉他不是近侍是同事。锻刀也说是新来的,刀装完成说的像是数据表做好了一样……


(他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审神者当成主人!! 对不对?!?!?为什么?!?!?!?不是说好我是主人你是刀刀的吗?!?!你不服吗?!??!?!)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一直到二周年庆祝,鹤丸才第一次叫审神者为主人。他之前一次都没有叫过主。称呼一直都是【你】。有点文学青年感的第二人称。个人认为是审神者是花了两年才能让他认同你是他的主人。毕竟他的前主也很多了,流芳百世的也不少,但是其他刀刀也差不多但都是张口闭口主,但他就是不愿意叫审神者,也不愿意叫主。我觉得这和他的【自尊心】和【可能讨厌人】有直接关系。


关于这个原因我下次再说吧……


下次要说的大概记一下。


包容心,较强的自尊心,必杀(忠诚)是最高的,其实很讨厌人?,但同时很喜欢人?,温柔并且关心他人,好战,认真,伊达家传的逞强……等等




------------------0313更新分割线-------------------


接下来要说的会包含更多个人解释和猜测,说的是我本丸的鹤丸!阅读注意!!




较强的自尊心


说好听点是较强的自尊心,说难听点就是有点自负。


我觉得他的自尊是体现在很多侧面的。


比如说内番的对话,照顾马感觉还好点,种田他那口气实在是……嘴上是奇怪了居然刀还要被使唤去种地,等回来就是你还要让我干什么蠢事(也可以翻译成不上路子或者搬不上台面的)。他显然是不愿意的,这里可能是洁癖,也可能是他一辈子过来都是被当成宝物供奉的,种田是平民才会干的事情,他不觉得自己应该去干这种事。


比如说万屋,他是没管审神者开口没开口的,直接就调侃审神者说要送东西就不要问我(该送什么)。当然这句话也是玩笑话,只不过他毕竟以前遇到过,因为人们都想要得到他不惜做扒坟偷窃之类的勾当了,而且他也在神社被供奉过,长久以来也习惯于被喜爱被供养了。什么你既然用我当近侍了,你定是看重我的,那你去万屋肯定是要买东西送我的对吧。


(这里补充一句,鹤丸成了刀剑男士之后肯定知道自己长得好看是小姑娘 喜欢的类型,也知道自己外貌看起来文质彬彬温柔弱气……有必要的话我觉得他能用这幅外貌装X也能调戏小姑娘)


还有二周年台词也是,虽然他本意肯定是希望以后能一直在一起。但审神者什么都没说你就这么开始说将来了总感觉在北美吐槽之类的地方看过啊啊啊啊就是那种自说自话控制欲强的典型




当然要说自尊心的话,肯定要提到战场上的鹤丸的。


他确实是太刀最弱,这没错,但又怎么样,这不妨碍他有绝对的自尊与自信。事实上我知道玩过刀剑的人都觉得鹤丸很好用也很好练。明明他已经很弱了,但他就是能在战场上站得住脚。


只要进了队伍他就表示自己要有所表现,成了队长说的话又像是长谷部会说的,我定带来能让你惊喜的成果。出了阵就说你就交给我吧。什么事好像他都能hold得住,什么事交给他这个扛把子的大哥就行了对不对?


不说本丸里的惊喜,就算找到资源了他都能按照自己的解释来理解...这也是自负啊能不自觉就这样说话的肯定觉得全世界理所当然绕着他转当然这样的鹤丸也可爱啦。(这里和大包平还不一样,他没把自负挂在嘴上,只是时不时流露出来而已。)


而且就算受伤了,他可是从来都没嘴软过的。


小伤就笑笑,我就接你一招,反正他是从不觉得自己会输的。


中伤以上说声好,算你吓着我了。但又怎么样,反正我还是不会输的,感谢你的惊吓(让我更有活着的感觉了)。


直到他真剑必杀了,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份自负。你居然能有幸看到【我】染血成鹤的样子,就算死了也荣幸了吧。当然我认真了我是不会输得,你能见到我认真的样子也是三生有幸。




然后当然,一个自尊心特别高的男性一旦受挫受伤之后就会变得特别脆弱。鹤丸也是这样的。明明是去手入哦,他不说自己受伤了,说去换衣服哦,白色的衣服容易脏哦,你是去手入哦,你咋不实话实说哦,但戳破的话感觉会很生气的样子哦。哦。


中伤以上更那个啥,也还是不说自己受伤了,就是不说我被打伤了很疼很难过哦,死活就是不会说的,只说不能老这个样子太不像话,好像搞得如果样子好一点你就不去手入了一样。总感觉他一旦受伤了想让他承认受伤比登天还难。




而且结合他的破坏台词。


总觉得他十分坚定了自己是鹤这个定位。一个人经常记得这个词说明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的,鹤确实相当于他的特点,他的代表物,但其他狮子王鶯丸等等从来也没这样过,只有他这样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和以后的换衣有所关联,还是说有什么别的原因。比如说,他觉得自己需要确定自己的定位才能固定下来自己的精神,不然心会死什么的。这里估计是想太多了,他只是很在意鹤这个称谓而已吧




-------------0315更新--------------


关心他人


上面其实也提到过一些了,鹤丸是一把关心他人的刀刀。


也可能因为他熟人多吧,无论是花丸游戏回想还是舞台他都是嘴上不提,也好像没去问当事人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问题也不会多过问,而是用自己的方式试试看能不能帮人家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舞台里他没单独找长谷部被被不动宗三等任何人谈谈,他只是和光忠商量了一个让他们和好的办法,男人嘛打一架关系就会好了……嗯,话是这么说啦……这个解决问题的方式特别爷们有没有?


另外舞台里小夜问他有没有想要复仇的人,鹤丸说比起这个倒是有想要惊吓的对象。那句话实在是太有气势了,而同时我觉得他也是希望小夜不要天天拘泥于失去了对象的复仇,应该多看看广阔的天地吧。


花丸里面晚上睡觉给热醒了,搞了半天是鸣狐的狐狸睡到了脸上,只好起来送狐狸却被当成了幽灵(这也不能怪人,鹤丸太白了)。大晚上的把狐狸往旁边挪挪其实也行,但鹤丸就是起来了,也没吵醒睡得正香的狐狸,肯定是小心翼翼的把它给抱起来,深更半夜也不拿个灯,双手抱着把它要还给鸣狐的吧。


然后回想里歌仙和大俱利的事情,当然大俱利也是他很熟悉的刀之一,毕竟一起度过了几百年,他也了解大俱利的脾气。他叫光忠和大俱利的称呼像是小叔叔之类的,翻译成中文应该是光小少爷和伽罗小少爷?像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一样啊


自己一手拉扯大的俱利伽罗和别的刀刀处不好,他虽然没直接找他告诉他要怎么怎么样,但还是用他的方式关心着整个事情的发展。就像大哥哥一样对不对?不会直接干扰,有需要的话他随时都来帮忙,超级暖心。(另外在回想里,他叫小夜也是一样的称呼,还顺利把人家给逗笑了,鹤丸他自己也可开心了)


还有,当然的,他是觉得人没有惊奇是心会死的。只要戳戳他就能被他给吓一跳,然后被道歉,一气呵成。就像是他不希望你的心死了一样,吓一你下再吓一下,这样每天你就不会心死了,你可千万别心死了。也许他是心死过或者害怕自己的心会死吧,他觉得心死是十分难受又可怕的,他不希望审神者会这样,在花丸里,也在用他的方式不让别的刀刀心死。他会解释,如果事事都和预想的一样,那心很快就会死了。他说心死时声音慢慢压低了语速也变快了一点,就像是在忍受什么痛苦一样。他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人会心死,会痛苦了,所以每天都变着戏法花样吓人吓刀,简直无私奉献。


所以说鹤丸是天使啊。


谁会每天花那么多时间、心思和功夫为别人着想。




而至于温柔,他是真的很温柔。因为他不会干涉别人,不会说这样不好,也不会引导别人。我觉得有时候看不下去了他会劝,但实在是劝不会来了他也不会阻止什么,除非是关系到生死。在这点上就觉得他很有原则,他有自己的规矩,他会尊重每个人的想法,尽管他知道这些其实意味着什么。


除非是真的让他没有办法了,不然他是不会强迫任何人的吧。


他只是会站在后面,不远的地方,默默看着你,有需要的时候,他会拦住你。如果他足够重视你,他可能会护着你站到前面,替你去承担一切后果。






嗯,所以说真的……鹤丸一旦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会付出一切的。


身为一个鹤厨当然超喜欢他这点,但希望他喜欢的人能值得他喜欢。




(还好他的自尊心足够高,高到可以成为保护他的堡垒。如果他深爱的伤害了他,希望他的自尊心能好好保护他。)




---------------------0316更新-----------------------


包容心


我先大概说一下包容心的一个侧面,和上面关心他人是有关系的。


他关心人,看得出人和刀刀内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比如说舞台剧里小夜那无处可去的复仇心,比如说花丸里他问了织田组对信长到底是怎么看的( 结合舞台剧),他还知道大俱利伽罗的脾气,也知道光忠其实特别担心他。


但是他没有阻止任何人,也从来没有说任何人你这样不对,尽管他明确的知道问题在哪里,但他从来不会多说什么。


可他其实是关心的,他看得到周围的刀剑们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看得出他们内心的疙瘩是在哪里。估计也是他也阅历足够丰富吧。


然而就算这样,他也一次都没阻止过任何人。为什么呢?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尊重。也可以说是一种包容心。


他也是经历过不顺的古刀,有一段恐怕令他十分痛苦的忘事。一把刀作为随葬品下葬,是有着让他为死后的主人做黄泉的引路人,并且保护他的意思。对于一把刀来说这可谓是最大程度上的信任和喜爱了,他也就这么跟着主人下了葬。没有任何人知道那段时光鹤丸是怎么度过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墓穴里心死了还是被主人的仇敌盗走以后才心死的。


我觉得类似于长谷部对信长那样的感情,他是经历过的。而简单美好的忠诚和敬仰,他也是经历过的。小夜那样的复仇心,搞不好他也是经历过的吧。


所以他能理解他们每一个,也尊重他们现在的状态。


因为他知道等时光飞逝,他们大概都能像自己这样平静下来。享受着现在每分每秒。


他的包容心,来源于他的尊重。










必杀(忠诚)是最高的(初始太刀之中)


是的,也许新入坑的婶婶不是很清楚,一开始刀剑乱舞的游戏包里有刀剑离开本丸的系统文件,我估计应该是忠诚不够高且长期红脸的情况下,刀剑会选择离开本丸。用某种道具应该能把他们给劝回来。


而且现在的必杀在当时叫做忠诚。


必杀是短刀最高,然后刀越大数值就越低,到了太刀这里大家数值都没高到哪里去,而鹤丸却在当时所有太刀里,必杀是最高的。在初期,也就是说忠诚是最高的。


我觉得官方应该是处于各方面考量,一直没有实装这个系统,而且数值的名字也很快就由忠诚变成了必杀了。但是,这么重要的设定,一开始应该不是写错了。


那假设必杀其实是真的是忠诚的话,鹤丸在一开始就实装在本丸,在政府的协助下作为历史保护主义者显现的太刀之中,是对审神者最有忠诚之心的,尽管他即不叫审神者为主,看起来又是那副飘飘然就知道吓人的样子。


而在这之后,忠诚变成了必杀。可这名目变了,要表现的内容其实也没多大变化。必杀(忠诚)越高,爆真剑的概率就越高。


那么假设这个必杀真的有忠诚的意思的话,他在战场上的拼搏,弄得遍体鳞伤了但还是要堵上性命拼一把的源头,都是纯粹的对审神者的忠诚心的话……


他有过那么多主人,经历过那么多好的不好的事情了,但现在你是他的审神者,他只要认定你了,那他驰骋在战场上肯定都是为了你。


所以说他是鹤啊。


就像鹤一样,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只要找到那个命中注定的对象,一辈子都会永远在一起。


鹤丸从来没把什么忠诚挂在嘴边,也没指望过审神者能怎么怎么样,但要记得尽管他数值上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每次电光火石间的拼搏,都是源自他对你的忠诚之心。


补充一句,真的很喜欢鹤丸这种不把忠心挂在嘴边,但每天都在用行动表达忠诚的人。很有担当。这种精神现在太少见了。




PS。没想到居然100赞了...谢谢!没想到有那么多认同我对鹤鹤看法的,谢谢!




----------------------0318更新分割线-----------------------------




其实很讨厌人?,但同时很喜欢人?


关于这点,我觉得鹤丸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关于如何看待打造出自己又让自己遭遇不幸的人类,他应该一直都是矛盾的。


这个矛盾当然不是体现在他熟悉的人们身上,相信他对过去的每一任主人都有一定的认识。而且鹤丸这么有原则,他对待主人肯定不是建立在喜欢还是讨厌的角度,他知道这是一种主从,所有与被所有的关系。


(所以说那些抹布婶x鹤的18x小黄本本,鹤虽然脸上不情愿但一点都不反抗的出处哦……)


但是千年下来,鹤丸明显也对人这种生物有一定的认识。他当然知道你是他的主人他的审神者又或者只是路人,但是这已经不会妨碍他对一个人的判断了吧。他是会观察的,就像过了两年才能从他嘴里听到一句【主】的称呼 一样。


首先,他应该对人是十分了解的。第一他也快一千岁了,第二他经历丰富,糟糕的人高尚的人都遇到过,还在神社里见过来来往往胸怀希望的人。他到本丸里能说话之后也无意识中表达着他对人们的了解,以及在他了解的范围内人们对他的普遍看法。


他知道自己讨人喜欢啊


还知道有的人会为了得到他,什么勾当都干得出来。


然而这里就有个问题了,审神者也是人。而这个审神者也有好有坏,有会沉迷于他也有只把他当普通刀刀的人。鹤丸虽然说能接受主从的契约,但似乎他有了人的身体之后,并不想继续像以前那样任由人摆布了。


这个标志很明显,在本丸里他的姿势。


那是随时能拔刀的姿势。




可以去对比一下长谷部的姿势,据说一般下级在主人面前应该是右手持刀,这样方便把刀放在身边,也是对主上的一种尊重。意思就是不会对主人 拔刀。(具体不是很记得了,是很久以前长谷部分析的一篇科普里讲过)


而鹤丸完全是相反的。


他的姿势很漂亮,身姿挺拔,精瘦的小臂从雪白的大袖子里露了出来,左手握住刀柄开口,右手伸直搭在刀柄顶端,就像是阅兵式上站定了的骑士一样。


然而左手握刀柄的位置,用大拇指就可以推开刀檀让刀出销,右手正好握住,整个拔刀动作简直随时都能一气呵成。


当然了,他是近侍,要随时抵御任何袭击。


但是本丸里像他这样双手都用上随时要拔刀的,只有他一个。


所以说被选为近侍的鹤丸到底是在保护什么呢?


在这里,到底【要保护自己】这个理由,占了几分呢。




结合上面提到的,初期可能比较不安的可能性。鹤丸是不是对才认识的人都无法信任呢。


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伤害到他。既然有了能走路的腿,能拔刀的双手,他也许已经不想再被任何人摆布,想自由的,就像一个人一样用自己的努力去赢得想要的生活吧。


所以不知道他是不是不安呢,不知道眼前这个新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这份终于入手的自由会不会被剥夺。


但他不会再去期望什么这个人肯定是好人了,与其抱着飘忽不定的期望,他要用自己的刀保护自己了。


而且无论这个人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一直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自卫,用飘飘然的态度来拉开距离的鹤丸,恐怕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了。


说实话,他这个表现已经可以的看得出他对人这种生物有一定厌恶,甚至是绝望了。但是,我认为他依旧没有放弃去爱人。


因为他会努力吓吓你,让你的心不会死去。


因为他始终对主人都是忠诚的,驰骋在战场上,基本都是靠这份忠心在拼。


他对新的人和事物肯定都是感兴趣的,出去远征还要和你说说路上的趣事。花丸里也说要去见审神者,巴不得能快点去看看。说实话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人了不会这么关心人,也不会对审神者感兴趣。他是有自尊心, 有矜持的,如果有人令他厌恶,他定不会对这个人如此友善。除非他是原谅了你, 觉得你是不好但不至于如此(也可以说是怜悯)。




所以说鹤丸究竟是喜欢人还是讨厌人呢。


他是不是一边无时无刻的不在关心你,却又无法信任你呢。


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这里注释一个设定,假设刀剑实装是需要性格测试和刀剑本灵的意愿的话,那第一批就实装的刀剑应该是情绪较为稳定而且参加战争意愿较强的吧。鹤丸虽然对人十分不信任,但是依然决定第一时间参加了人类的争斗,这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原来的主人们,还是说因为仍旧想保护人类呢?)




人们都说,不安是来源于恐惧。


他大概是害怕再次经历那些事情了吧。


但是,千年以来遇到的人,也不全都是坏人。


也许是时间太长了,也许是他心胸太宽广了。在战争的选择面前,他也许选择了原谅。


而在一个新的审神者面前,他感到不安,但依旧秉持作为刀剑的原则,一面保护自己,一面小心翼翼的接近试探着你。


希望审神者没有让他失望吧。


毕竟他对人这种生物,依然抱有希望。








--------------------------0401更新-------------------------


关于好战


鹤丸国永是好战的


比如说他在本丸里当近侍的时候,会说衣服全白就好,只要上战场我就能染成红色,就会像鹤了。


所以说他大概是觉得战场上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然后让他上了战场,立绘上的他转了个身,刀是已经出鞘,他嘴角更是上翘了几分,整个人都看起来精神多了。眼睛稍微眯了一点点,就像是捕猎中的捕食动物,但整体看起来并没有一下子特别紧张,依旧是那副游刃有余飘飘然的样子。


也是啦,他也不是没参加过实战的深闺刀了。


而且他一旦上了战场,整个人说话都提起了嗓子,显得十分兴奋激昂。无论是做队长的全交给我,还是作为刀光剑影间的太慢太慢,他看起来享受极了,就像是【活着】一样。甚至轻伤都不会扫了他的兴致。


说实话,我总觉得他在战场上比在本丸里要开心。


每次说太慢太慢的时候似乎都带了笑意,受了伤的那句就接你一招听起来也特别像是嬉戏一般。和本丸里那种为大家着想,四处散播新的惊吓小花招的状态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战场是他能发挥自己作用的舞台,他也不用顾忌什么心死不心死的,反正与他作对最后都是要死的。


作为刀剑,能继续在战场上夺取敌人的生命一定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事吧。


但鹤丸高兴的,让人总觉得他不仅仅是因为这一个原因如此情趣高涨。


我猜,也许在战场上,鹤丸能明确的能感到自己是活着的。就像很多喜欢冒险的人们一样。游走在生死的边缘,听着自己砰砰砰砰的心跳声,流着汗,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黏腻的手感……这么多的感官刺激,肾上腺素也在分泌,脑袋清醒整个人都在紧张。大概越是这样,他越是能【活着】吧。


他已经快一千岁了。


时间是会让灵魂变得麻木的。




如果他真的是在战场上寻求【活着】的感觉的话,那他其实也不仅仅是好战,也许……是把战斗当成必需品,如果没有战斗,长期不让他去战场的话,他是不是离【心死】会更近一步呢。




所以说鹤丸是要上战场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在战场染上敌人的血才是鹤。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刀剑要找到自己的归宿。不仅仅是因为他好战或者对战斗的绝对自信。


也是因为他想要继续【活着】吧。





评论

热度(194)

  1. 苏汝辞短片长篇小段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效格式化短片长篇小段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松花酿酒短片长篇小段子 转载了此文字
    可以说是非常棒的一篇分析啦,因为爷爷入坑最后意外变成三日鹤厨的我😘😘😘😘
  4. Annie短片长篇小段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