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写个观后感吧。

1、剪影的过渡。镜头聚焦白墙黑鸟后,突然有一个小小的黑影映在墙上,起初以为是飞虫之类,但是后来背景渐渐过渡到天空——原来是一只翱翔天际的飞鸟剪影,而此时的旁白在讲毛银梅老人不愿回到故乡韩国:“家人都没了,回去干什么呢?”大概思念如鸟般远飞时,牵挂的不是故乡,而是亲人。

2、多年之后仍记着的日语句子。大抵是いらっしゃいませ、どうぞ、お入りください之类的,重复几次,不停呢喃,八十年前的记忆仍这样深。

3、猫。邻居家的猫生了一窝五个,跑到老人院子里。就天天喂,把自己吃的饭、留下来的好吃的,都给那一窝小猫,猫们不吃的自己再吃。“你那几只小的呢?怎么不来?”老人掰开一点烧饼,轻轻扔出去。两只猫凑上前去分了那一块,老人就再掰一块,照顾照顾另一只挤在外围的。

4、坟。一群白衣白帽的人敲锣打鼓把用花布裹着的棺材抬上山,沿途零星放了几发鞭炮和烟花,声音在群山间飘荡而去,偶尔传回几声极微弱、似有似无的回响。时值冬天,人们用小树干做成的架子把它架到已经挖好的浅坑里,土被一铲一铲地掩盖到方方的盒子上。没有碑,没有墓志铭,不高的一堆土坡,斜斜地插着一根长树枝,顶上束着一根白布条,大抵写了一些黑字。有小孩子跑着、叫着,笑声在不多的几个人间穿梭。人群退散,坟融进土地的颜色,不甚明晰,一旁伫立的树影幢幢,好似留守人一般。坟上干干净净,四周的雪沿着层层山坡向前蔓延,扩散到远处的山脉和大地。空中悬着青灰色的薄雾,让对面的山头也看不大清,更远处雾蒙蒙一片,就什么也没有了。

5、对片尾的歌和众筹名单有所耳闻,如今是见识到了。那可真是年少时所不曾预想到的一生命运啊。看着三万余人的名字缓缓升起又消失,突然看到了两个“贾海洋”,不禁在心里暗笑郭柯导演即使亲自一一敲上,也难免出了纰漏。那两个“贾海洋”在我面前一闪而过,再看时,已融入茫茫人海中,再见不易。直到又看见两个“叶子”,才发觉原来是名字相同的人啊。

6、听闻有人在影院里不禁大笑,我此刻不仅同感,并且愈加赞同。除去痛苦的回忆,我从心底散发出的笑意实在按捺不住。我是无法揣测出她们日渐佝偻的形体下藏着如何的灵魂,但凝视镜头的眼睛清澈如一,怎能让人不笑?“她们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工具抑或行走的机器。”“我们想拍的不是她们如何死去,而是如何活过来。”

7、三十二,二十二,八。大前天最后一位老人刚刚离世。

评论

热度(17)